专家观点

首页 > 专家观点 > 正文

戴相龙:积极推进亚洲区域经济一体化发展

发布时间:2020-12-25















【编者按】2020年12月18日,由中央财经大学国际金融研究中心、中央财经大学全球金融治理协同创新中心、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共同主办,双威大学杰弗里·萨克斯可持续发展中心、第一财经研究院和普华永道中国协办的第九届亚太经济与金融论坛成功举办。本届论坛主题是后疫情时期全球经济的恢复与结构性变化”。会议特邀中国人民银行原行长戴相龙先生发表主旨演讲。本文根据演讲内容整理。


                           

                            戴相龙

                        中国人民银行原行长



感谢主办方对我的邀请,祝贺第九届亚太经济与金融论坛的召开!主要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加之特朗普政府大力推行单边主义,不断对抗中国,导致全球经济衰退。据最近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预测,2020年全球经济增长下滑4.2%。新冠肺炎疫情没有破坏整体生产力,而是有些产业链的暂时中断。得益于疫苗的广泛使用,全球疫情有望在明年底有望得到控制。预测2021年全球经济增长超过4%,2022年接近4%。但是,中美关系恶化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负面影响将在较长时间存在。


下面,我讲积极推推进亚太区域经济一体化的几个问题。


一、亚太区域经济的整体合作受到严重挫折,但是,推进亚太区域经济一体化发展的理念更加深入人心


亚太区域经济合作包括三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是亚太地区的整体合作,主要框架是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共有21个成员,占世界人口40%,经济总量的56%。目标是促进亚太区域经济一体化,长远目标是建立亚太自贸区。第二个层次是亚太地区次区域合作,例如,由美国、加拿大、墨西哥组成的北美自由贸易区、东盟自贸区、10+1自贸区以及东盟推进的东盟与中、日、韩、澳大利亚、新西兰的自贸区建设。第三个层次是双边自贸区建设。美国已与日本、韩国、澳大利亚等成立了自贸区更新谈判,日韩签署的自贸区协定取得明显成效,中国和日、韩自贸区谈判也取得进展。


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加上特朗普政府执政4年大力推行单边主义,从贸易、科技、外交、军事方面打压中国,导致亚太区域经济合作面临严重挫折,特别是在亚太区域整体合作层次出现危机。当年,美国奥巴马政府推行西太平洋战略,排除中国筹备TPP,建立美欧为主的区域自贸区。但是,特朗普担任美国总统后退出TPP。此后,亚太十五国签署《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这是历史上最大贸易协定之一。在世界人口三分之一的地区减少了贸易壁垒,有90%的贸易商品实行零关税,,这将有力促进了亚太区域经济一体化。但是,十五国协议没有美国和印度等国参加,这还不能算是亚太区域的整体一体化。以美国为核心的北美自贸区和中日韩+东盟经济一体化不能结合一体,必然长期影响亚太区域一体化发展,使设立亚太自贸区的目标就更显得遥远。


尽管如此,推进亚太区域经济一体化发展的理念仍然不断地深入人心。亚太经合组织,从论坛发展为官方合作平台已有30多年,亚太地区国家和地区的人民普遍要求扩大亚太区域经济合作。面临亚太区域经济总体合作存在挫折,亚太区域一体化的理念仍不断深入人心,亚太次区域和各国双边合作正在健康发展。今年11月20日,亚太经济合作组织召开第二十七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习近平主席在大会发言中再次强调构建亚太命运共同体,会议还通过了2020年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吉隆坡宣言,通过了《2040年亚太经合组织布特拉加亚愿景》并准备制定全面实施计划提交大会审议。推进亚太区域经济发展一体化,关键是美国对中国改革和发展崛起要有客观理智的认识。中国要发展,人民生活要富裕,是中国人的最重要的人权,即使中国的经济总量在7、8年后超过美国,14亿中国人均GDP仍为美国的五分之一。中美经济不会脱钩,疫情结束后,在新总统的领导下,我们期盼中美之间在亚太区域经济合作上有新转机。


二、构建新发展格局,执行十四五规划,进一步发挥中国在亚太经济增长的带头作用


面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和中美关系的变化,我国将抓住历史机遇,迎接新挑战,继续扩大改革和开放。一定要立足于本国的改革、开放、稳定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把中国的事做得更好。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审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制定第十四个五年计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的建议》,向世界宣布从2021年开始到2035年,把我国基本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提出了今后5年经济社会发展方针和主要目标,加快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2020年中国经济增长可能达到2%。这是在受到疫情冲击下第一个获得经济增长的大型经济体。国际研究机构预测2021年中国预期增8%,今后5年平均增长5%以上,不用8年,中国经济总量将超过美国。


我国将深化改革,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要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速建设创新型国家,实施区域协调发展战略,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一定要建立现代金融为其服务,“现代”这个词,被广泛使用,但是,我们讲的“中国现代金融”具有特定含义。中国现代金融是指中国在2021年到2035年期间建立的中国金融,是向世界全面开放的中国金融,是为到本世纪中叶把中国建成金融强国打基础的中国金融。


中国现代金融建设需要15年,最重要的是今后5年。《建议》对“十四五”期间的金融工作提出了6个方面的要求,我认为最重要的是要解决下列6个问题。


一是建设现代中央银行制度,管理和调控好现代人民币,即币值长期稳定的大国货币、国际化的人民币和逐步推行数字化的人民币。


二是构建有效支持实体经济的现代金融机构体系,把四大银行发展为以银行业为主,非银行金融业务为辅的国际化、综合经营、智能化管理的具有国际竞争力的银行集团。规范4000多家中小银行的发展,大力发展新型农村合作金融。


三是大力发展资本市场,把我国的融资结构从间接融资为主转化为间接融资和直接融资相匹配的体制。把上海建成国际金融中心。我国企业资产负债率平均约在60%左右,静态测算,,要降低5个百分点,需要补充资本金约30万亿元。同时,如将我国居民储蓄和银行托管资金的20%转化为资本,也接近40万亿。要大力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在企业补充资本金的同时,到2035年把我国企业资产负债率降到55%以下的目标是可以实现的,这是衡量我国经济向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指标,一定要争取实现。


四是提高中国现代金融的技术管理水平。10多年来,我国政府及有关部门对互联网金融创新,一直保持宽容和促进的态度,现在,面对已发生的各种风险理应加强监管。实践证明,互联网是技术,金融是业态,互联网金融改变不了金融属性,不能允许互联网以信息平台之名,取代金融中介平台,逃避同等经营业务的监管。我看了银保监会公布的《互联网小额贷款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我认为这个管理办法正确处理了创新和监管的关系,是基本可行的。我认为,今后对互联网金融应实行四项管理,即持牌经营,杠杆约束,普惠管理,社会监督。


五是要建立由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实行统一协调,由中央银行主要负责监管系统性金融风险,由银行、保险、证券业监督委员会主要负责对各类金融机构的监管,实行中央政府和省级政府分工协作的执行国际标准的中国现代金融监管体系的基本构架。


六是提高我国参与国际金融治理的能力。主要是促进国际货币体系多元化、合理化;促进扩大国际货币基金特别提款权的总量和用途;通过二十国集团峰会领导人会议,促进协调主要国家的货币汇率政策,促进主要国际货币的国家控制国家负债率。美国政府现在债务高达27万亿美元,是2019年GDP的124%,其中,美联储购买国债占16.5%,这对全球货币体系的稳定极为不利;督促IMF按期完成第十六轮份额检查,反映有关国家经济实力;提高国际金融机构对发生金融危机国家和地区的救助能力,维护全球金融市场稳定;督促国际金融机构提高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的地位和话语权。


建立中国现代金融制度,是中国金融体制改革开放的需要,也是完善国际金融体系的需要,会给美国等国家金融业带来长期的巨大商机。但是,我们也预料到中国现代金融建设必然会受到某些国家的阻挠和遏制。经济决定金融,中美经济不会脱钩,中美金融也不可能脱钩。金融是双方的资金融通,如美国刻意遏制中国现代金融建设,不仅会给中方带来重大损失,也会给美方带来重大损失,同时还会削弱美元在全球的影响力。我们期盼在中国现代金融建设中,中美金融交流和合作获得到继续发展。


今后在对外贸易和投资方面,我国会加快构建国内大循环为主,国内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促进的新发展格局。我国将进一步扩大国内消费,维持进出口平衡。2015年到2019年,货物进出口顺差累计151084亿元,同期累计GDP为4139131亿元,5年平均顺差占GDP的比例为2.94%,其中,2018年仅有1.74%。以上比例已在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峰会所建议的3%以下。今后,我国将进一步扩大国内消费、加快人民币国际化,人民币汇率趋于上升趋势,中国举办进口博览会,这些都将有利于促进进口。过去5年我国累计进口612万亿人民币,今后5年会大大超过10万亿美元。今后,我国将继续改进投资管理,提供投资自由化便利化,会吸引更多外商投资。由于我国人民币汇率有升有降,总体趋于上升,人民币利率有升有降,总体趋于下降,所有这些都有利于扩大我国对外投资。2009年-2019年,我国吸收境外直接投资13170亿美元,我国向外国投资累计10620亿美元,进大于出2550亿美元。其中,2015年-2019年,引进外资6564亿美元,对外投资6294亿美元,进大于出270亿美元。我预测,不要3-5年,中国吸引境外直接投资和中国对境外直接投资总额都会名列世界第一,而且呈现出大于近的长久格局。


综上所述,今后5年中国进口总额将超过10万亿美元,对外投资将接近1万亿美元,这将会以更强的动力推动亚洲乃至亚太区域经济的一体化发展。


三、积极推进亚洲区域经济一体化发展


一是大力发展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中国和东盟10国组建的自由贸易区于2010年1月1日正式全面启动。东盟和中国的贸易占世界贸易的13%,成为一个涵盖11个国家,19亿人口,2019年GDP达到20多万亿美元的巨大经济体。从经济规模上看,是仅次于欧盟和北美自由自贸区的全球第三大自贸区,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自贸区,也是发展中国家最大的自贸区。中国对东盟93%的产品贸易关税降为零。2019年中国和东盟进出口达到4.4万亿人民币。由于东盟内部等各种原因,受美国一些国家的干扰,中国-东盟自贸区的发展潜力尚未充分挖掘,随着中国和东盟有关国家的合作进一步加强,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一定会呈现更好发展势头。


二是积极推进我国和日本、韩国自由贸易协定的谈判。日本和韩国是我国重要的进出口伙伴,2019年我国向日本、韩国共进口2.38万亿元,占我国进口的16.7%,出口1.8万亿元,占我国出口的10.1%。日本和韩国对我国有近6000亿贸易顺差。中日韩自贸区谈判到去年4月已进入第15轮。中日韩自贸区谈判也是我国参与的经济体量最大,占我国外贸比重最高的自贸区谈判之一。 2018年11月,习近平主席在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开幕式主旨演讲中提出要加快中日韩自贸区谈判进程。除此以外,中国也同时促进中日、中韩双边自贸区的谈判。


三是促进做好《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签署后的工作。今年11月15日,中国与东盟10国及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15个国家共同签署了全球最大的贸易协定《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其人口、经济体量、贸易总额均占世界30%,全球约1/3的经济体量形成一体化大市场。这个协议得到落实,将标志亚洲区域一体化高潮的到来。


促进亚洲区域经济一体化必须有金融的支持,必须逐步推进亚洲区域金融一体化。成立亚元,现在没有条件,但建立亚洲区域金融风险联合防范体系是必要的,也是可以做到的。接受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教训,中日韩和东盟10国在泰国签订了清迈多边协议,并已成立东盟+中日韩宏观经济研究办公室研究金融预防机制,已同意设立2400亿美元的融资防险机制,中日各占32%,韩国占16%,东盟10国共占20%,以便在亚洲出现金融危机时,通过这笔资金并和IMF救助资金挂钩,保持有关国家获得流动性。虽然,至今尚未实际筹集资金,但有此共识,一旦遇到金融危机可以较快的进行有效合作,及时化解金融风险,保持金融稳定。我国政府对于上述安排高度重视。在应对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中,中国通过各种方式出资30亿美元支持有关国家,我曾在中央银行任过行长,我深知在亚洲建立金融风险防范机制的重要性。


联系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学院南路39号  邮篇:100081  联系电话:010-62288607  邮件:cifs@cufe.edu.cn

CopyRight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版权所有